摘要:他原本还算是名学者型官员,博览群书,但自从信佛后,只看佛书,每年必到四大佛教名山拜一遍,每到所谓的观音“生日”,他必一天吃斋,甚至到后来,每天出行都要算一卦,看看往什么方向走“吉利”!

     今天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湖南省株洲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迷信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原本还算是名学者型官员,博览群书,但自从信佛后,只看佛书,每年必到四大佛教名山拜一遍,每到所谓的观音“生日”,他必一天吃斋,甚至到后来,每天出行都要算一卦,看看往什么方向走“吉利”!

     据新华社报道,近年来,至少近20名地厅级以上落马官员迷信鬼神、风水。记者梳理了11名落马官员,发现其相信风水,求神拜佛无外乎与仕途升迁、个人保权、贪腐后希望神明庇佑有关。

统计-5.6%的县处级公务员相当迷信

2007年由《民主与科学》出版的《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报告》就显示,47.6%的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现象。此外,一半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多少都存在相信求签、相面、星座预测和周公解梦4种迷信的情况。

《调查报告》显示,县处级公务员自称相信“相面”这种迷信形式的比例最高,为28.3%;自称相信“周公解梦”的人数比例为第二,为18.5%;自称相信“星座预测”的比例为13.7%;自称相信“求签”的县处级公务员人数比例最低,为6.0%。值得注意的是,其中5.6%的人对4种迷信现象和“灾难预测”持“很相信”和“有些相信”的态度。也就是说,有5.6%的县处级公务员相当迷信。

与2005年发布的《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报告》中有关数据相比,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的比例仅比公众高出6.1个百分点,其中县处级公务员相信相面的比例甚至略高于公众。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整理出来以下几种迷信的原因,无不跟权钱有关。

“大师”也未能保住这11名官员的仕途

李真2000年因受贿上千万元被执行注射死刑

升迁-何时潜逃还征求大师

“河北第一秘”李真28岁即成为河北省委第一秘书,34岁就成为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国税局局长,2000年因受贿上千万元被执行注射死刑。据媒体公开报道,在李真在仕途升迁过程中,曾多次找“大师”算命,卜问仕途,高兴时候还会给予大笔钱财奖励。

在获悉中纪委要对他实行“双规”前,他就做好了半夜里出逃的准备,李真事先征求“大师”的意见:我近日有灾祸吗?大师答:“没事,你有贵人相助的”。李真信以为真,第二天就接到通知,让他下午到省委“开会”,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经常请“大师”来替自己测算“前途”。一次一个“大师”说,胡有当副总理的命,只是还缺一座“桥”。欣喜若狂的胡建学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增加一座桥的办法,下令本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线,莫名其妙地穿越一座水库,最后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以完成“功德”。大桥建成后,胡建学将其命名为“岱湖桥”。不过,他事发入狱后,老百姓给大桥改了个名字:“逮胡桥”。

原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唐见奎,为求不断升迁,经常找“大师”问计。他最崇拜的“大师”是南岳衡山一座小庙里的一名和尚,因为这名和尚曾“算准”了他职务升迁过程中的几件大事。为此,他大笔一挥,拨出200万元的财政专款,修了一条通往这座小庙的水泥路。

1996年,河北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到河北任职后,因认为仕途已到顶点而产生了心理不平衡。在“大师”殷凤珍的鼓动下,丛福奎在家里设了佛堂和道台,每月初一、十五都要烧香、念经、打坐、拜佛。为了得到神的“保佑”,他还在被褥下铺了五道佛令,在枕头下压了五道道符。“布阵”完毕后,他与殷凤珍狼狈为奸,打着做佛事、善事的幌子,多次向私企老板收取钱财,累计多达1700余万元人民币。

“大师”也未能保住这11名官员的仕途

蒋尊玉贪腐过亿元

保权-人事任免均救助大师

据新华社报道,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兼法制办主任武志忠把家里一间屋子专门装修成佛堂,供奉了近百尊大大小小的佛龛、佛像、佛塔、佛画,把念经拜佛当作每天必修功课。但在供奉佛像的柜子下面,竟存放着近百张不堪入目的黄色淫秽光盘

深圳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涉嫌贪腐过亿。办案人员发现,蒋尊玉家里专门有一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但书柜里不见一本书,摆的全是烟酒、玉器、古董、字画。

江西省政协前副主席、省委统战部前部长宋晨光与王林私交甚笃。媒体报道称,王林不仅是宋晨光在问神算卦方面的“大师”,更是其高级顾问。宋晨光在官场事务和人事任免方面都要征求“大师”的意见。据悉,宋晨光仕途上能一路高升并获“带病”提拔,他自认为跟极力推崇鬼神之说及风水玄学有很大关系。

“大师”也未能保住这11名官员的仕途

“草原巨贪”徐国元

庇佑-做贼心虚求平安

2013年7月8日,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刘志军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起诉书中提到,刘志军是一个迷信的人,这也已成为铁路系统圈内公开的秘密。为求“平安”,刘志军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刘志军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

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0号院,原铁道部大院门前有一对石狮子,据称也是刘志军在2008年4月28日之后将它安放在门口的,目的是驱邪震祟。

徐国元在担任赤峰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伙同妻子李敏杰,先后收受钱物折合人民币1048万余元。堕入腐败深渊后,他试图靠祈求神灵保佑,来获得心理上的安慰。他在家中常年供奉神龛,日日烧香拜佛,每次收到钱款,都要在神龛下面放一段时间,祈求不要被发现。他隐匿赃物的箱包也极为讲究——四角各放一捆钞票,中间放一尊金佛或菩萨塑像,以求“四平八稳”。

深圳市社保局原局长邱其海,在1994年上任后的四年时间内,先后收受人民币79.999万元、港币2万元的贿赂。据透露,邱其海自从收受第一笔贿赂后,就开始求神拜佛,只要见到庙宇,就会进去烧香磕头。而且,每次听到警笛声,他都会赶紧念叨几句“菩萨保佑”。

被查处的海南省屯昌县工商局原局长吴岩,先后6次向原海南省工商局局长马招德行贿20余万元,而他对求神拜佛也情有独钟。为了方便参拜,他在家里布置了两个佛堂,每个月都要领着亲信,一道虔诚地参拜菩萨,祈求自己的腐败罪行不要曝光。

原因-官员迷信源于“总开关”出问题

《中国新闻网》评论指出,理想信念缺失是最根本的原因,信念迷失者,常有歧路彷徨。一个人没有信仰,精神就容易坍塌、崩溃;一个党员干部,共产主义理想、马列主义信念不强,心灵就空虚,腐朽没落的东西就会乘虚而入,行为准则和行动指南自然出现偏差,只好通过烧香拜佛,给自己空虚的内心找到寄托,在冥冥之中通过虔诚供奉来获得一种虚无缥缈的慰藉和超脱,向“神秘力量”祈求满足于实现个人功利的目标。邝光华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他反思说,不问苍生问鬼神,常常把风水先生的话当做金科玉律,工作中遇到困难就痴迷求助他们,自己俨然一具躯壳,任人摆布。

个人欲望膨胀,是一些官员大搞迷信的另一个原因。个别官员把升迁寄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鬼神身上,求神佛保佑自然成了他们达到个人欲望的重要途径。没升官的希望通过迷信和风水给自己转运,升了官的寻求“神明”恩赐步步高升、飞黄腾达。

对一些已经贪腐的干部来说,保佑逃避惩处,则是他们求神拜佛的诉求。随着惩治腐败力度越来越大,“老虎”“苍蝇”无处遁形,做贼心虚的贪官惶惶不可终日,一有风吹草动便提心吊胆,唯恐东窗事发,但又心存侥幸不愿坦白自首。此时自然乞求“神功”帮助逢凶化吉、消灾弭祸,借拜神改风水逃避惩处。

专家认为,党员干部理想信念这个“总开关”出了问题,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出了偏差,虔诚地叩拜,“大师”的指点,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只有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才能平安无事。(作者:李洪鹏

来源:观海解局

展开更多“思·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