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来源:新浪图片

深圳12·20滑坡事故进入第四天,72小时黄金救援的生命时间窗口,已缓缓闭合。截止发稿前,仍有81人失联。事故现场的泥堆上,会时不时闻到一股臭味,没人猜测,也没人妄言。
1/152015年12月20日11:40,深圳市光明新区凤凰社区恒泰裕工业园内,灾害滑坡覆盖面积约38万平方米,33栋建筑物被掩埋或不同程度受损,涉及企业15家。其中,包括厂房14栋,办公楼2栋,饭堂1间,宿舍楼3栋,其他低矮建筑物13间。救援工作随即展开,78台挖掘机从不同方向进场挖掘。
2/1522日20:50,救援人员在A作业区斜楼对面,发现第一具遇难者遗体,随后在同一区域发现第二名遇难者遗体;23日6时38分左右,滑坡事故现场东二作业面成功救出1名男性幸存者;23日凌晨,该现场再搜救出一具遗体。截止23日11时,参加救援的各种力量超过5000多人。
3/15一位逃生者,在废墟上寻找着原先厂房的痕迹。近处,一处旧车拆迁场几乎被全部覆盖。12月22日,官方公布了失联者名单,第一批公布的76人中,除3人籍贯不详外,其他人都不是深圳原著民,这符合深圳这座移民之城的特性。
4/15走在深圳光明新区柳溪工业园的大街上,随处可以听到全国各地的方言。这里集中了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与之匹配的,就有着像鸟笼一样密集整齐的宿舍区。事发后,这里的工人已经全部匆匆撤出。
5/15一幢打工者的宿舍楼里,空空荡荡的。几扇门都还没来得及关。逃生者关鹏说,事发那天,他和一个老乡在外面吃完饭准备回车间,刚走到厂门口,就听到一声巨响,他掉头就跑。一小时后,他回到宿舍,里面已经乱成一团,他一直没见到室友,直到两天后,在失联名单上,看见室友的名字。
6/15这个房间的月租是150元。房间很小,床上凌乱的被子还没来及收走。这里的物价与深圳这个国内一线城市的消费极不相符,一份一荤两素的快餐只要6块钱。出租车司机说的,这个物价是与这里工人的工资收入相匹配的。
7/15窗外可以看到事发现场。这是一间三口之家的宿舍,房间小到要侧过身才能走进去。三天后,这间房的主人想回来拿点财物,哪怕是拿双鞋换换也行,但他被拦在2公里外,警戒线的那头。有工人回忆,那天中午,他听到巨响跑到窗户前看时,原先那片工业园大楼瞬间就没有了。
8/15另一间没关房门的宿舍里,物品放得整整齐齐,墙上挂着一个包,包里有身份证、银行卡和700元现金,主人已不知去向。
9/15距离宿舍楼30米开外,就是一幢已经倒塌了一半的危房。阳台上还晾着衣服,屋里的人脱窗而逃。触目惊心的场景让人不寒而栗。
10/15一处机械加工厂的简易板房已被滑坡的泥土冲得变形。
11/15当地村民说,除了大片的厂房被泥石流冲塌外,沿山而下,还有很多这样的窝棚瞬间就没了。这个小棚地处事发地边缘,有幸躲过这场灾难。
12/15附近的红坳村贴出了安民告示。村里所有企业已全部停产停工。灾难发生让人悲痛,但当地有村民却说:“这是报应!这渣土车每天24小时,排着队往里拉,堵得我们自行车都不能走。我们白天吃灰尘,晚上没法睡觉。我们都去投诉过!人家根本不理我们。这下好了,抓起来了吧!”
13/15事发第二天,就有大批寻亲者来到光明新区柳溪工业园,等待亲人的消息。如果没有这次意外,再有一个月,这里将排起长队,打工者拎着包,回家过年。如果不是这次事故,谁也不会记得这里。
14/15逃生者王永权的手机中有他的全家合影。王永权的父亲、母亲、姐夫都在失联名单上。事发当天,王永权抱着5岁的女儿跑在前面,父亲和姐夫架着腿脚不便的母亲逃生。跑出大概五百米,王永权回头一看,人已经不见了。
15/15王永权突破封锁,通过手机卫星定位找到了家的位置。救援队按照他提供的定位,调动挖掘机搜救。“越挖得深,心越凉。”王永权说。72小时后,在现场最不甘心的人也开始绝望。人去后,楼已空,这些租客还会再回来吗?又或是不久后,又来了新的租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