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京/房山区
83.3万
访问量
四月风分享栏目专用博客。
专门用于分享内容发布至:思·享、论·享、图·享、讯·享、影·享、书·享等栏目。

栏目理念:
分享新知、拓展视野、提升思想、影响实践,以期立足文化看摄影、做摄影、谈摄影。

特别声明:
1. 本博客所发布内容,均来自网络并全部标明了出处,如原始作者有任何质疑,请发邮件至:admin@siyuefeng.com,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2. 本博客内容仅代表原始作者观点,转载仅为践行“栏目理念”,并不代表四月风认同文章内容和观点。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对贪官的情妇一味地从轻处置,也是对党纪国法的误解与背离,其结果很可能会挫伤民众反腐的积极性,成为反腐的一种负能量。
2016-04-25 23:12
0
0
410
2016年4月以来,山西省的煤炭企业连续发生多起债务违约以及债券暂停、取消发行情况。 巨债压顶之下,山西银行业不得不通过宽松信贷,及发行债券,帮扶困难企业渡过难关,并使“僵尸企业”有序退出。 上世纪末曾帮助山西煤炭国企脱困的“债转股”,有机会卷土重来。
2016-04-24 12:23
1
0
450
【本文来源于微信朋友圈,可信度请读者自己拿捏】 我们很多人对电影《老炮儿》的背景不了解,对文革的历史以及那个时代社会上的真实状况就更不了解了,特别是年轻人,他们只能从书籍和影视片中了解些皮毛,对中老年人来说,由于那时信息闭塞,他们也不了解高层大院里的那些事,这篇文章不但让我们知道了老炮儿电影的故事背景,更重要的是让我们了解了文革中那些高层的子女们都在干什么,这也是文革为什么至今不能得到“清算”的原因之一。 电影评论与摄影评论的写作套路和分析方法基本是相通的,本人部分赞同文中对电影《老炮儿》的评论,冯小刚究竟想在电影中说什么?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在影射我们仍处在丛林时代。
2016-04-22 21:47
1
0
440
中国的城乡土地制度,特别是使用期制,简直就是一团乱麻,甚至可以说是一堆充满了碎石破砖乱绳头的烂泥,使市场经济根本就无法有效和接续地运行。(文|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周天勇)
2016-04-22 11:13
8
0
451
晚年的梁漱溟依然是这样的狂气不敛,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十年之后,他的著作出版了。但梁老先生生前不曾料到的是,在他的身后却是一个不再有超越、不再有狂气的俗世,满街行走的是将生命托付给当下、追求及时行乐、失去了精神灵魂的俗人。梁漱溟若地下有知,是感到有些许惆怅呢,还是仍然执拗地自信数十年后必有知音?
2016-04-20 22:57
1
0
450
在央视曝光的项目环境影响报告显示,这片地块土壤、地下水里有机污染物以及重金属污染物普遍超标严重。其中污染最重的是氯苯,它在地下水和土壤中的浓度超标达94799倍和78899倍,四氯化碳浓度超标也有22699倍,其他的二氯苯、三氯甲 烷、二甲苯总和高锰酸盐指数超标也有数千倍之多。
2016-04-18 21:04
0
0
552
这位老人和李政道一起帮助中国第一批自费留学生走出国门。当时没有托福、GRE考试,她就自己出题,李政道在美国选录学生。// 当时飞机上十几个人,只有一个人幸存。他回忆说,在飞机开始剧烈晃动的时候,他听到一个人大喊:“我的公文包!”后来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在烧焦的尸体中有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当人们费力地把他们分开时,才发现两具尸体的胸部中间,一个保密公文包完好无损。最后,确认这两个人是59岁的郭永怀和他的警卫员牟方东。
2016-04-17 19:36
6
0
1989
艺术是自由的,艺术自由的来源的确可以理解为与政治无关,如果你内心有足够的坚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任何风浪都难以泯灭自由观念。但这种艺术自由作为权利的一种存在,必须得到政治权力的维护。说艺术权利与政治无关的人,显然还停留在唐诗宋词的境界里。
2016-04-15 15:54
23
0
999
与社会里的许多道德恶疾一样,粗鄙对人的心灵毒害会很深。它和许多道德恶疾一样,一开始的时候人们都是讨厌的,但是,渐渐便从厌恶转为失望和绝望,又渐渐适应、随遇而安、麻痹、冷漠,直到默默接受。
2016-04-12 23:13
1
0
455
为什么今天中国知识分子中很少产生那种让人肃然起敬的人物?因为时代变了。没有制度性保障知识分子自由发挥专长的时代,不可能普遍产生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界的繁荣与社会状况的稳定不是相斥的,但必须要基本的制度保障,前面我说的那些条件,对知识分子来说,犹如空气、阳光和水,可是我们现在没有。
2016-04-11 21:06
1
0
407
(遵义会议后张闻天负责党政事务) 闻天不当总书记这件事,其实就发生在王明1937年回国召开12月会议之后。我看,闻天想辞掉总书记,和王明回国有关系。王明在12月会议上传达了共产国际的指示,要中国党一切通过统一战线,书记处增加书记,以毛主席为领袖。 (延安整风和抢救运动) 有的人神经错乱了就讲了,有的就瞎讲起来。妇联就搞出了那么多的“特务”。凯丰的老婆,那个离了婚的,也被怀疑。讲她是有目的地打进来的。这个问题她讲不清楚。乔木搞她的时候晚上打了灯笼,搞车轮战,疲劳战术嘛。他动员我去,我懒得去。我就自己去劝她,她就哭,说:“我爱凯丰啊!我什么目的都没有的。我很单纯的。”她实在讲不出,一面讲一面打瞌睡,拼命抽烟。后来得神经病死了。 中央党校搞得很“左”,有吊起来逼供的。
2016-04-10 21:08
0
0
416